城乡建设 创新驱动  乡村振兴 一带一路  智库调研 精准扶贫  中州城市科学奖 热线:0371 - 56758278   监督电话:16638180559

董村一村民?31岁被骗120万,35岁成“第一纳税大户”,年缴8000万

  15岁辍学去工厂做机修工,一干就是6年;  22岁想创业却没有资金,贷款干起了小加工厂;  23岁为跑客户,坐着货车来回颠簸9个月才跑成第一单;  31岁那年,好不容易从小加工厂成功转型为规范化企业,本以为...

  15岁辍学去工厂做机修工,一干就是6年;

  22岁想创业却没有资金,贷款干起了小加工厂;

  23岁为跑客户,坐着货车来回颠簸9个月才跑成第一单;

  31岁那年,好不容易从小加工厂成功转型为规范化企业,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经营了,可花120万元买的设备竟是“废品”,刚用2月就扔了;

  ……

  如今35岁的他让企业成为董村镇“第一纳税大户”,年纳税8000多万!

  他就是长葛市锦榜铝业有限总经理辛小兵,目前年产铝制品6万吨,产品销往全国各地。在今年召开的全市经济表彰会上,锦榜铝业被评为“功勋企业”。

董村一村民?31岁被骗120万,35岁成“第一纳税大户”,年缴8000万

  辛小兵创办的锦榜铝业厂房。

  undefined

  “那时候很多事情没考虑那么长远,想着把当下过好就行。”

  2003年,15岁的辛小兵初中还没上完就辍学了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我不是学习那块料儿!”辍学没多久,辛小兵就去棉纺厂当机修工学徒。

  “刚开始去什么也不会,只有从学徒干起,整天跟着机修师傅在车间转,看见师傅修设备,就赶紧跑过去看,不懂就问问。”刚开始做机修工,辛小兵有些不太适应,“有时也会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,摆弄很久还是没有进展,这时心里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。”

  虽然在学习上辛小兵比别人差点儿,但是在机修工作上,辛小兵可一点儿也不差。在棉纺厂没几个月,辛小兵的机修技术就可以“独自操刀”了。

  “起初接触机修时以为会很难,有了技术后才发现万变不离其宗,所有机器几乎都有相通的地方,摸透了也就不觉得难了。”辛小兵说,“当时机修工的工资还可以,况且那时我年纪也小,很多事情没考虑那么长远,想着把当下过好就行。”

  辛小兵在棉纺厂机修工岗位上干了3年后终于还是“厌倦”了。“可能是在那种环境下待得时间太长,那段时间脑海中总有跳出这个环境的想法。”辛小兵最终还是选择离开棉纺厂,来到了大周镇一家铝厂,“当时从那个环境里面走出来,心里还是挺美的。”

  本以为只是换个环境的“跳槽”,却让辛小兵有了意外收获,而这个收获连辛小兵都没有想到。

  undefined

  “我想再坚持一下,哪怕最后还是会放弃,至少我努力过,我不后悔!”

  在铝厂做机修工和在棉纺厂唯一不同的是,辛小兵开始接触铝产品行业。虽说只是在厂里做机修工,但辛小兵身边的人逐渐开始向他咨询关于铝产品的信息。

  “说实话,机修工干的工作都是一样的,无非就是修修机器,维护一下厂里的设备。”辛小兵说,“但接触到铝产品这一行业却是我之前没想过的,周围人得知我在铝厂上班,都开始向我打听关于铝产品的购销信息,我便感觉到这也许就是一个可以创业的门路。”

  在铝厂干了3年机修工,辛小兵毅然决然辞职了。2009年,结合之前周围人咨询最多且需求最大的铝产品,辛小兵决定自己建厂加工铝粉。

  “建厂之初,我把家里仅有的10多万元积蓄全投了进去,家人也没怎么反对,可能是想让我放手试一试。”初建厂时,辛小兵创业激情高涨,可2年下来的结果却不能让他满意,“原本一切设想得很好,2010年还向银行贷了15万元。谁知建厂前两年根本没赚什么钱,俺爸直接让我把厂关掉,继续出去打工,可我却还想再拼一把。”

  一边是父亲的坚决反对,一边是自己想要坚持下去的决心,一时间辛小兵陷入了两难。

  “我想再坚持一下,哪怕最后还是会放弃,至少我努力过,我不后悔!”辛小兵还是决定相信自己一回,“顾不了那么多了,其实我也不想让俺爸生气,但我就是不想放弃,只好和俺爸僵下去了。就这样和家里僵持了2个多月,家人看到我如此坚持,也不再反对了。”

  undefined

  为跑客户,坐着货车来回颠簸9个月才跑成第一单

  准备些资金,找个场地,建造一个车间……所有创业的“硬件”设施对辛小兵来说都不是太大问题,他真正要面对的难题是“从哪儿找客户源”。

  “一个新建起来的厂,所有一切都是新的,尽管之前有人向我打听铝粉加工的事,但他们对我这个‘新手’做出来的东西不相信啊。”没客户带来的打击,让辛小兵有点难以承受。

  2010年初,辛小兵一位开货车的朋友给他提供了一个客户信息,但这个客户的地址却在300百公里以外的山西长治,而辛小兵这个刚创业的小伙子也没有可以代步的交通工具。

  “那时刚创业,钱都没赚到,哪里有钱给自己买车!第一次去我是坐上朋友的货车,权当让朋友给我带带路。”辛小兵说,“一个月大概跟着朋友去2至3次,每次虽然都受到热情接待,但想要让人家使用我的产品却有些困难。”

  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近9个月,山西长治的客户终于愿意试用一下他的产品。也就是这一试,让辛小兵成为了这家客户的终身“免检”供货商。

  “做生意就是这样,生产的产品必须要质量过关,不能还没开张就先砸自己的招牌。”看到第一个客户对自己如此信任,辛小兵终于松了一口气,“如今做铝粉加工9年时间,只要是客户需要,我都能立马把货保质保量送过去,这应该就是常说的生意人的诚信。”

  undefined

  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经营了,可花120万元建的2台熔炉刚用2月就扔了

  铝粉加工这个行业确实让辛小兵尝到“创业”的甜头,可随着时代发展,辛小兵发现铝粉销量开始下滑。“2016年铝粉加工行业其实已进入‘晚期’,如果那个时候不转型,不随着时代去发展,那么我将很快被社会淘汰。”辛小兵说,“结合周边废旧铝回收再加工的实际情况,我将企业转型升级朝着铝熔炼方向发展。”

  2015年冬,辛小兵投入120万元建造了2台熔炼炉,试用的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。

  “2台炉试用了2个月,我发现生产成本实在太高了,根本不太符合常规,这确实是我当初没考虑到的。”由于不懂行,辛小兵转型的第一步就“被骗”了!无奈之下,他就到上海考察,和同行业对比之后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问题所在,“这2台炉子早就被行业淘汰了,也怪我安装之前没做详细的规划和考察,现在必须把设备换成目前行业领先的。”

  就这样,刚试用2个月的设备就被辛小兵当成“废品”扔掉了。损失了120万元之后,辛小兵更加慎重了,经过各种市场考察,辛小兵2016年年初决定转型使用子母炉。随后,辛小兵先投入280万修建了2条生产线,又陆陆续续投入400多万元,创办起锦榜铝业。

  锦榜铝业存储废铝的厂房一角。

  这次投入并没有让辛小兵失望,一天150吨的铝制品产量让他非常欣慰。辛小兵本以为会这样稳当地发展下去,可2018年却在环保上“栽”了跟头。

  “去年环保测评时,除尘设备不合格,为和环保厅联网并网实现实时监测,我决定更换环保设备。”这次辛小兵停产了数月并投入200多万元上设备,今年3月中旬,锦榜铝业才重新开始进行生产。

  undefined

  “只要我有这个能力,就会为造福老乡亲们出一份力!”

  作为一名企业总经理,辛小兵日常忙得除了工作就是工作,可要说工作之外他最关心的,那就是被他一直惦记在心中的公益事业,今年他还被评为“董村镇道德模范。”

  今年辛小兵获得董村镇第二届道德模范。图中右一为辛小兵。

  辛小兵参与公益事业的时间并不算早,可参与的公益内容却并不少,他与公益事业结缘还得从2016年夏天说起。

  夏天给人的印象就是雨水特别多,2016年夏天也不例外。那年夏天的一天,刚回家的辛小兵就听到父亲说村里小学的院墙被雨水冲倒了。

  “那学校是我小时候上学的地方,我对它的感情特别深,听父亲这么一说,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”辛小兵说,“还好院墙是半夜倒的,没有造成严重后果!父亲说村里要重新把院墙垒起来,我当时直接把钱送到了村部。”

  给学校捐钱修院墙的事也成了辛小兵开始做公益的契机,从这之后,凡是村里有需要,辛小兵总是二话不说就把钱拿出来,即便是企业最困难的时候。

  “去年市慈善协会捐款,为更好落实公益项目,我直接捐款11万,成为慈善协会副会长。”这11万元对当时的辛小兵来说无疑是一笔“巨款”,“那时处于停产状态,光工资就欠40万元,流动资金只剩下14万元,这11万怎么办?我也有点上愁。”

  辛小兵介绍,最后还是把一房子抵押出去才把工人的工资发了。

  “即便再困难,我作为一名董村人,也有义务、有责任为董村发展作一点贡献。只要我有这个能力,就会为造福老乡亲们出一份力!”辛小兵说。

责任编辑
关键词阅读: 的新闻

关于加盟合作举报投诉须知人员查询联系
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 地址:郑州市金水区丰产路34号大方商务(省发改委机关服务中心)7楼

法律顾问:郑州市公安局资深法律专家 刘海宁 河南太昊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宁明义

备案号:豫icp备14023348号-4 豫公网安备11010102000014号

copyright 2016 hnsus.org .all rights reserved